足球比分直播,足球比分预测

媒体关注

流落东瀛的中国佛雕与铜镜

作者:足球比分预测 来源:中华读书报 发布时间: 2020-12-06 09:55:17

微信图片_20201206095107.jpg


50余万字,1000余幅珍贵图片。即便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本《东洋镜:中国雕塑史》仍葆有其文献价值。

由于战乱频繁,十世纪之前的木造佛像留存下来的十分稀少。进入近代,国门洞开后,大量珍贵文物流失海外,日本因与中国及佛教的独特渊源,收藏了大量的中国文物,这其中就包括为数众多的中国佛教雕塑。仅东京国立博物馆(原帝室博物馆)就收藏了包括天龙山21窟的“如来倚像”及著名的“七宝台石刻”在内的差不多3000尊佛像。

大村西崖是日本近代研究东亚美术史的泰斗、最早全面而系统地运用近代观念和考古材料研究中国美术的学者、全世界最早在大学中开设中国美术史课程的教授,更重要的是,他得到很多中国大师的青睐:罗振玉为其作序;梁思成早年讲授中国雕塑史时,也曾参考此书。著名书画艺术家叶恭绰在《我国雕塑漫话》的讲演中说:“我久已想做一篇论我国雕塑的文字,但因有关系的资料未曾搜集完整,故未下笔。后来看见日本人大村西崖《中国美术史·雕塑篇》,编得很好,要想超过他的,极不容易。因此更懒于动手。”

有意思的是大村西崖编著此书时并未来华,他是在总结日本先贤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罗振玉等人携来日本的造像拓本两千多张等金石学资料进行了研究,其中包括当时日本仍罕见的汉代画像石等。时过境迁,一个世纪过去了,其所著《东洋镜:中国雕塑史》堪称集日本几代学者成果之大成的作品,至今仍葆有其文献价值。在书中收录的上千张图片里,最多的是宗教造像,而铜镜也有近50余幅。


流落在日本的中国佛像雕塑

北魏(386—534年)

铭文在金像底座的背面,涂金光彩照人。佛像前座上有两只狮子。背光上有化佛七尊,背光的背面有佛祖诞生、浴佛、成道诸天欢喜供养、二佛并坐的浮雕。

西安鄠县草堂寺旧藏白玉弥勒石像等被认为是宣武帝时代的石像作品,衣褶式样与古阳洞的永平延昌年间佛像完全一致,交脚造型庄重,呈半跏坐形状。草堂寺是后秦罗什翻译经书的旧址,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孝文帝下旨建造三层佛塔。这尊佛像大概距离佛塔的建造时间不远。

肃宗到敬宗年间的作品。从顶至垂衣下端高一尺六寸八分。

两面石像。八杉直藏。高一尺七寸三分。有金彩痕迹。

中尊的衣褶类似于法盛的两面像,胁侍的天衣与天平二年邑子廿人造像相似。或为天平至兴和年间的作品。此像的石座仿照金属像风格,有四脚,可见当时已经有此风格。

德感法师俗姓侯氏,太原人,仪表堂堂,精于佛法,对《瑜伽论》尤其精通。受到高宗重用,作为译经大德

曾参与义净法师的译场。德感甚受天子崇敬,获封昌平县开国公,井田累至三千户之多;天子也曾赐其赞词,后任佛授记寺的都维那。

不论是冈仓觉三带回的广元千佛崖等地照片;还是早崎天真长期逗留西安、北京,遍游河南、山西等地,拍摄的龙门、大同等石窟及分散于各处的遗迹文物;以及塚本靖、伊东忠太、关野贞、平子铎岭等人在大江南北独辟蹊径广泛拍摄的遗迹;几代日本学人的研究成果在本书中均有体现,这才成就了这部中国雕塑通史奠基之作。


遗失在日本的中国汉代铜镜

在镜子背面铭记年号,始于灵帝、献帝时期,可见镜背铸饰直至汉朝末年才渐渐发达。其中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及十年(公元205年)的四面铜镜上的神人浮雕和图样大致相同,而到了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铜镜上神人的布置稍稍出现了变化,而且内边的纹饰是半圆形和矩形交互排布,可以确定六朝时期常见的铜镜样式就来源于此,这些铜镜上的雕刻工艺并不十分精巧,依然颇为简单古朴。唯独熹平镜的风格特殊,纹饰别具一格,而且铸面扁平。

除了上述年号镜之外,没有年号的同样也应该是汉镜。帝室博物馆收藏的尚方作镜、古河家收藏的人物画像镜等均属此类。不仅边缘纹饰与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镜类似,而且车马人物等的造型意趣与后来的六朝镜相比颇有古风,与画像石的图样有相通之处。中国金石相关文献收录的所谓“汉镜”大多都是六朝镜,与上述铜镜以及后世诸多铜镜进行比对可知,谬误已久。

到了晋代,金属玉石雕刻作品中最值得欣赏的首推镜背。帝室博物馆收藏了一面古镜,刻有铭文“□始元年”。对比其他古镜,可知定是泰始元年(公元265年)无疑。此后还有铭刻“泰始九年(公元273年)三月七日”的张氏作镜。这些都是晋代初年的佳作,上面铸造的神人怪兽与东汉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的镜子及吴元兴元年(公元264年)的镜子相似,并且更加精巧。刻有“太康二年(公元281年)三月三日”铭文的镜子类似吴太平元年(公元256年)及永安元年(公元258年)的镜子。刻有“元康元年(公元291年)”的镜子及刻有“永康元年(公元300年)正月丙午日”的镜子都和吴元兴元年的镜子相似。

进入东晋时期,有刻有铭文“咸康三年(公元337年)五月”的古镜,兽形的雕刻颇为精美。有一面刻有“建武五年(公元339年)”的四神四兽镜,毫无疑问是修建邺城宫殿工匠的作品。其精巧程度已经超过汉代工艺,为前代未有之绝技。

全三册《东洋镜:中国雕塑史》50余万字,1000余幅珍贵图片。仅流落日本的佛教雕塑照片就有160多尊,由于地震、战争等原因已经绝迹,一些图像已成为绝版。因此,即便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此书仍葆有其非凡的文献价值。

(本文摘自《东洋镜:中国雕塑史》(全三册),[日]大村西崖著;赵省伟主编;疏蒲剑姚奕崴管浩然译,广东人民出版社2020年10月第一版,定价:298.00元)